台湾作家陈雪:用写作进行自我救赎

  •   今年8月,改编自台湾作家陈雪同名小说的网络剧《摩天大楼》在内地热播,而於原作者而言,她在创作《摩天大楼》时,是想通过一桩谋杀案,折射大都会众生相。\大公报记者 刘 毅

      日前,陈雪参与由香港浸会大学文学院主办的“华语作家创作坊”讲座,在线分享自己如何成为小说家,细数写作机缘。

      因为父母投资失利,陈雪少时就开始卖东西、帮父母送货,当时她已萌生写作的念头,但她并无太多时间去写,家中甚至没有像样的书桌,“我从十六七岁开始写,为何这样做?因为我想写一本自己想看的书。”

      许是为了挣脱现实的艰辛,陈雪於1995年创作《恶女书》,当中大胆书写女性情慾,都市的酒吧、光怪陆离的生活却并非作家生活写照,“我写的并非我的故事,却藉此体会到了一种来自写作的自由。通过创作,我创造了一个世界。”

      2004年,陈雪愈发感受到写作带来的自在,某日她坐在电脑前随便打字,脑中浮现的是一座桥、桥上是一个正在推车的男孩,随后便有了《桥上的孩子》这本书。这个阶段的陈雪开始回望自己的人生,所以《桥上的孩子》充满关於她个人成长的叙事。

      之后,她又写了第二创作阶段、另外两部“自传体三部曲”之《陈春天》和《附魔者》,“写自己,并不代表与往事和解,只是暂时可以与它们和平共处。这一阶段,我努力离开原本的舒适区,去探索更多可能。”

      创作《附魔者》期间,她罹患的怪病渐渐浮出水面,“初期医生诊断我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免疫系统会攻击自身。”为了对抗疾病,她无必要不出门,直到2012年写完《迷宫中的恋人》,她才感觉自己走出了“人生的迷宫”。学者王德威形容《摩天大楼》是由“迷宫”走入了“大楼”。陈雪本人也说,这本书开启了她的第三个创作阶段,“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原本也是住在一栋摩天大楼裏,从自己的生活看向窗外,不禁在想,摩天大楼在人类历史中的意义。”

      从理想世界、到回望自身、到书写社会众生相,陈雪的创作逐渐趋向与时代与人的关联。如今,再看自己如何成为一个小说家,陈雪认为“生活困难是写作的动力”,而写作虽然是辛苦的,赚钱也不多,但内心常感到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