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行业履责情况如何?专家:较去年有所提高 仍有较大进步空间

  •   的版图。与之而来,视频行业履责情况如何?又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近日,由北京师范大学

      “从整体而言,作为备受瞩目的‘新秀’,视频行业的社会责任指数相较于去年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但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王长潇就《报告》作出评价。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88亿,占网民整体的94.5%。“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以短视频为代表的视频领域呼吁着履行和承担应有的企业社会责任。”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徐敬宏说。

      此次北师大发布的《报告》聚焦电子商务、医疗健康、网络教育、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社交平台、视频、交通出行、移动智能终端、智能搜索、知识付费、网络音乐、互联网金融、旅游、房地产服务、招聘、汽车服务、网络游戏18个细分领域,筛选240个分析对象,从“社会价值”“产品/服务责任”“企业家责任”“责任管理”“企业公益”“负面影响”六个维度设置具体指标,评价其社会责任发展现状,特别是重点考察了疫情期间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表现。其中,视频行业社会责任指数平均得分50.88,位列第七。

      分维度看,《报告》比较“社会价值”“产品/服务责任”“企业家责任”“责任管理”“企业公益”五个维度平均得分,发现“产品/服务责任”得分最高(62.06分),“企业家责任”整体表现较弱,成为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表现的短板项。

      而在不同维度上,视频行业的表现有失均衡,“例如在‘产品/服务责任’维度,视频行业名列第二,‘企业家责任’维度上的表现也较为出色,但在‘社会价值’‘企业公益’‘责任管理’维度上的排名明显靠后。”王长潇说。

      视频行业中,社会责任指数排名靠前的企业/主要产品为:快手、秒拍、爱奇艺、抖音、腾讯视频、哔哩哔哩、一直播、优酷土豆(优酷视频)、西瓜视频、斗鱼直播等。其中,快手以59.68的分值位居第一。

      王长潇建议,视频行业履责应该注重三个方面:在内容筛选方面,实行严格的准入机制,将低俗消极的视频排除在外,站好价值引导的第一岗;在用户保障方面,充分尊重用户隐私安全,规范个人信息保障流程,从前端信息注册、中端信息使用到终端信息反馈均要有迹可循,有章可依;在版权管理方面,平台不仅要审视内部的内容侵权问题,也要洁身自好,坚决不盗用同行或其他行业的创意。

      徐敬宏建议,视频行业还应推动社会进程,服务社会发展大局。他指出,近年来,直播带货、短视频带货等新兴形式将媒体融合的资源优势与电子商务的销售体系协同联动,搭建起贫困地域、农民群体的致富之路。“例如,抖音开展的文旅扶贫计划,以流量推广撬动旅游资源;快手推进的‘点亮百县计划’和‘春耕计划’助农课程,为‘造血式’扶贫提供创造性解决方案。”

      “视频领域应积极与国家重大战略同频共振,主动顺应国家政策的趋势和主流,更好地服务社会发展大局。”徐敬宏说。

      如何看待“平台无罪,技术无罪”一说?徐敬宏表示,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等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需要正视技术对社会发展的利与弊,同时,技术无罪论不能成为平台和企业违法犯罪、逃离制裁的借口。“弘扬正气,维护社会效益,这也正是科技公司的社会价值之所在。”

      王长湘也认为,技术看似中立,实则浸入了人的价值观,而且社会责任的实践与经济效益的获取并不冲突,“比如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塑造企业家形象等有利于提升企业的可见度,进一步地,这种可见度构成了无形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会因此反哺有形资本稳定、长期的转化。”

      据悉,为深入了解中国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发展现状,引导企业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北京师范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院成立“中国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研究”课题组,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进行跟踪研究,并于去年6月发布了首部报告即《2019中国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研究报告》。